Ju橙柚

大概是个专嗑冷cp的号

【凌追】误会(微R)

又名大小姐翻脸不认人了怎么办

ooc私设如山

自己产粮,丰衣足食。2500+
(假的)

( ´∀`)ノ七夕快乐

——正文

    离上次不欢而散的夜猎已有一月余,眼见着明日就是七夕。

    夜已深,蓝思追端坐在卧榻上读书,一旁的蓝景仪却心不在焉,半个时辰不到就已经瞥了蓝思追好几眼。

    蓝思追察觉到他的异样,思索片刻,还是放下了书,道:“景仪,怎么了?”

    蓝景仪扭捏了一下,道:“思追,明日的夜猎...金凌也会来吧...”

    “嗯,”蓝思追眼底闪过一丝波澜,他不着痕迹地拿起书,错开眼,道,“没事的,景仪。就...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。”

    “那,那怎么行...他...”

    “好了好了,时辰到啦,歇息吧。”

    蓝思追岔开话题,整理整理便躺下了。蓝景仪盯着他看了会儿,终究只是叹了口气。

   ——  

一月前

    那晚,结伴夜猎的众少年总算成功清除了邪祟,金凌几人提议去镇子上的酒楼庆祝一番,蓝家人就算不喝酒,吃菜总成。

    于是几人一块热热闹闹地戏耍了好一会儿,醉的东倒西歪还要玩游戏,后来都是蓝家人挨个拖进房里才算作罢。

    蓝思追推了推两手支着头睡觉的金凌,眼前人眉心一点丹砂,肤色本就白皙,醉酒后更是染上一层明艳的薄红,让人愈发移不开眼。

    金凌迷蒙地睁开眼看看蓝思追又闭上,再睁开,好似是在确认。随后嘴角上扬,歪了身子倒在蓝思追身上双臂收紧,抱住了他。

    这幅毫无防备的可爱模样平常鲜少可见,怀中人又是自己心仪已久的对象,蓝思追心里不禁软了一片。

    “金公子,醒醒,回房间再睡。”

    “不要,”金凌语调软糯,撒娇一般地蹭蹭蓝思追,“我好困了。”

    呯!

    蓝思追心中的小鹿一头撞死。

    私心不想让其他人看见金凌这幅样子,蓝思追收紧手臂,打横把他抱上了二楼。

    蓝景仪:??!!

   

    “阿愿!”

    房内,蓝思追把金凌斜放在床上,帮他褪去靴子,一低头,长发和抹额正好都垂在金凌的手边,他随手就扯了扯蓝思追的抹额,结果扯了下来。金凌便坐了起来,一叠声叫他,“阿愿阿愿!”

    “呃,金...金公子!”

    蓝思追抬手去抢,金凌笑嘻嘻地躲开,举起抓着抹额的那只手,道:“叫阿凌!这个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 末了又凑过来,蜻蜓点水般的在蓝思追的薄唇上印了一下,道:“阿愿,我好喜欢好喜欢你。”

    蓝思追名为理智的弦轰地崩了。

   
    被金凌压在身下,扯开校服的时候蓝思追的理智才稍稍回来一点。

    “阿愿...”

    金凌直勾勾地看着他,喝醉后的金凌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愫,一双杏目里眼波流转,包含情 欲,也只映出蓝思追一人。

     “你给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 金凌俯下身来,轻咬蓝思追饱满的耳垂,含含糊糊的开口,呼出的热气尽数洒在蓝思追敏感的脖颈间,他被刺激的缩了缩。

       “金凌,你喝醉了...”

       即使全身的器官都在叫嚣着要靠近他,感知他,蓝思追还是寻回了半分理智,伸手推他。

        但这样轻柔的一推却好似恋人的撒娇,金凌非但没有停下来,还变本加厉地扯下蓝思追的校服,在他精致的锁骨上印下一枚吻痕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别...”

       蓝思追轻吟一声,回过神来已羞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  金凌一点点往下,双手也在蓝思追身上四处点火。他在蓝思追小腹处停了下来,一只手探了下去,握住已经半硬的小蓝愿。

       “啊!阿凌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金凌露出了了然的笑容,道:“还说不要呢,阿愿你口是心非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...”
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羞得捂住眼。

...
...
...
(就不写(*´∀`)skr~略略略)

事后,金凌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蓝思追却看着他出神。

金凌是醉酒了才这样的,等他醒来,会记得吗,又会怎么想呢?

蓝思追不敢想下去,虽然两人已有了肌肤之亲,但金凌平日里的性子,不似醉后这般坦诚,他要做好最坏的打算。

第二日

已是早晨,众少年陆陆续续都起来了。

蓝思追昨夜把自己弄干净后又给金凌擦拭了一遍,折腾完后回房夜已深了。蓝景仪在他隔壁,昨夜睡前没听见他回房,今早起来又见他眼底青色明显,行走也好像不便,担心地把他拉到了一边询问起来。

金凌这厢醉酒后断片了,只依稀记得蓝思追抱他回房,当下脸色又红又青,着实担心自己喝醉了对心上人做了些不雅正的事情。

当下长腿一伸,朝蓝思追那里去了。

“不会吧!你...你真的...啊啊!”

蓝景仪对这种事略懂,但也不难猜出。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堆问题,蓝思追都漏洞百出,最后只能在发小灼灼的目光中,微不可察地点了头。

“你...你...”

蓝景仪也知道蓝思追喜欢金凌可这走向实在太难接受,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,只能不死心地扯扯他的衣领、袖口看到金凌留下的痕迹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!!”

金凌走近了看到的就是自己心上人和他所谓发小的人拉拉扯扯,金凌视力好,甚至看得到蓝思追脖颈上的红痕。不难看出就是蓝景仪所为,那么他们就是做了那档子事了!

“从未见过蓝家的人竟然这般不知羞耻!!”

“你什么意思!别胡...”

“景仪!”蓝思追苍白着脸,抓着蓝景仪衣袖的指节过度用力泛白,“不要说。”

    金凌看见他这样更是怒火攻心,望向蓝思追的眼神充斥着愤怒失望痛苦,让蓝思追不敢看他。

——

七夕

虽然上次不欢而散,但少年间的友谊岂是那么容易分裂的,夜猎前众人还是在镇子里照吃照喝,又正直佳节,每个人脸上都染了喜色。

当然不包括金凌和蓝思追。

一个多月,不敢思念不敢见面,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人了却...

蓝思追不禁悲从中来,想说出真相又不知从何说起,清俊的脸上徒增愁云。

蓝景仪看看金凌又看看蓝思追。

欸,瞎置气!

但事情也有自己的一份罪责,当下景仪同学暗暗握拳:七夕,一定让你们在一起!

日落西山,天色渐渐暗了下去。

听说这次邪祟出没于当地集市边的山林间,众人兵分两路,一队在集市里保护百姓,一队潜入山林。
蓝景仪找了个借口跟别人换了签去集市,金凌也去集市,蓝思追去山林。

“哼。”金凌扭头。

情敌相见分外眼红。

“呵。”蓝景仪假笑。

大小姐脾气。

好巧不巧,两人正好分在一起行动。

“离我远点。”

金凌眼神冰冷。

蓝景仪假装没看见,道:“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金凌眉头拧成川字:“讲。”

“那天你喝醉了,是思追把你抱回房间,之后很晚了,他还没有从你房间里出来。”

金凌脚下一顿,不可置信地看向他。

“我说的话句句属实,之后发生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,我那天是不信才拉了思追的衣服,你说说你...欸!别走啊!说好的保护集市啊!”

“蓝思追!!”

在山林里时刻防备着的思追蓦地被人从后紧紧抱住。

“你...”

“我亦心悦你!”

“阿...阿凌!”

“阿愿,对不起,是我误会你了。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,我好想好想你。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——差不多了懒得写了END了

邪祟:怎么没人来抓我啊?等下...woc!小树林你怎么了!

啊还是烂尾了

(;・`д・´)发出爱你的声音